2017年8月2日21时许,荔浦县双江镇的黄某从县城骑电动车回租住的五里某出租屋处,行驶至荔城镇洋洞桥头时,廖驾驶一辆小型普通客车从五往县城方向行驶,廖某在超过程中与对向行驶的黄某驾驶的电动发生碰撞,造成黄某双手受伤及两车损的道路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黄某救护车送至荔浦县人民医院住院救治,经荔浦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勘查认定,廖某违反超车规定负事故全部责任,黄某无责任。在黄某受伤住院期间,黄某的丈夫韦代表黄某与廖某在医院就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达成了《交通事故私了协议书》,协议约定:廖某自愿赔偿黄某此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42000元;同时,该协议明确了该赔偿是一次性终结赔偿,廖某支付费用后,黄某不得以任何理由向廖某主张任何权利,廖某不再负有任何赔偿责任等事项。协议签订后,廖某履行了协议确定的给付义务。

2017年8月26日,黄某因无钱治疗办理了出院手续。但黄某受伤的手长时间不能恢复,后期又因伤势未好转两次住院进行治疗,花去了大量的治疗费用。2018年2月27日,桂林市正诚司法鉴定中心做出鉴定意见书,鉴定黄某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致手功能丧失值55.6分属八级伤残;致左腕关节功能丧失60.4%属九级伤残;致右腕关节功能丧失60.4%属九级伤残。眼看女儿伤重至此,家里积蓄又花光了,黄某母亲很是忧愁,回想当初协议书中的内容:该赔偿是一次性终结赔偿,廖某支付费用后,不再负有任何赔偿责任。这样的协议公平、合理吗?

带着疑问,黄某和母亲来到了荔浦县法律援助中心咨询,该中心主任黄律师表示,黄某住院治疗未康复的情况下,黄某丈夫代表黄某廖某达成的交通事故私了协议书损害了黄某的合法权益,该协议对黄某是没有法律约束力于是黄某当场向该中心申请援助,黄律师立即受理该案件,将廖某及保险公司诉至荔浦县人民法院。

经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之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本案中,黄某与廖某签订《交通事故私了协议书》的时间是2017年8月21日,而桂林市正诚司法鉴定中心做出鉴定意见书的时间是2018年2月27日,即黄某与廖某签订协议书时,对侵害他人造成残疾依法律规定可获得的赔偿标准并不明晰,且协议达成时黄某尚未出院,之后又因伤住院两次,在此情况下,双方签订的《交通事故私了协议书》约定的赔偿是一次性终结赔偿,廖某支付费用后,黄某不得以任何理由向廖某主张任何权利,廖某不再负有任何赔偿责任等事项”,该《交通事故私了协议书》因显示公平而无效。故廖某仍应承担赔偿责任。

2018年10月29日,荔浦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件做出判决,

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黄某医疗费10000元、残疾赔偿金等各项损失110000元;判决廖某赔偿黄某因交通事故而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155000元。